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赫庭琛的博客

 
 
 

日志

 
 

在炮连的平凡生活3  

2011-04-16 09:37:24|  分类: 历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值班营在黑大林子要干的事很多。由于是白手起家,每个连队就那100多人,基建、修路、开荒种地、军事训练等非常忙碌。在我记忆中一年也难得有几天休息日。除去每天繁重的劳动外,每隔3、4天轮一次的站岗也是最让人烦的。赶上第一班或最后一班还好,不太影响睡觉。赶上午夜的班就惨了,劳累一天刚睡熟就被叫起来,迷迷糊糊的上岗了。夜里一般都很凉,冷空气一吹就精神了,下岗再睡就受影响。好在那时年青觉多,白天又很累,倒头就能睡着。为了增加睡眠,我们就私自把每班两个人站岗改成一个人站,这样就可以减少站岗频率。排长知道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时我们班里有个景福义,轮到他站岗时经常耍赖,怎么叫也不起,谁都不愿意站他前一班岗,只好我站他前一班。一次我叫他起床站岗,他怎么也不起,气的我给了他一枪托子。这下他急了,抄起枪对上了我,我也顺过枪来对上了他,要知道那时站岗枪里是有真子弹的。对峙了一会他见吓不倒我也乖乖的站岗去了。其实景福义很聪明也很善良,就是怕吃苦成心装,据说他有一次骂连长,让连长给捆起来,放在外面冻了两小时,这也成了他以后耍赖的资本(老景这里得罪了)。

站岗最怕冬天,一个是天气太冷。另一个原因就是枪在外面没事,一旦进屋后就会在枪管等钢制部位结霜,融化后就立刻生锈,必须要拆开擦拭。因此,大家往往就不背枪站岗,省的擦枪。一次我站夜里一点多的岗,银色的月光照在雪地上地上视线很好,我揣着手在连队前的道路上来回往返晃悠着。当时我们排在连队的最西面,我转到西头后转回来向东走,就在这时突然背后一声狼嚎,当时我觉得浑身的汗毛和头发都竖起来了。那种无法形容的声音别提多难听、多恐怖了,中国有句成语叫鬼哭狼嚎,我那一刻真的体会了这句成语内涵。我回头一看两只狼在距我30多米外看着我,我三步并两步就跑回宿舍抓起枪顶上火出来看时,狼不见了凭感觉好像是奔向南面的羊圈去了。这时我的心还在扑腾,浑身肌肉还在僵硬着,手还有点微微颤抖。

说到羊,就一定要提提我们连的一只大公羊。那是一只澳大利亚引进的种羊,很高大,犄角先向后、再向下、再向前长伸出、长了360多度。我们这些年青人看了比较喜欢,经常抚摸它、拽它的犄角,而它不识逗,就和我们较劲。于是我们每看到它,就把和它较劲作为一种娱乐,双手抓住它的犄角,互相推拉、甚至将它搬倒。从此这只羊就和人接了仇,不管是谁只要稍不注意它就偷袭,常常把放羊的女战士孙式琴顶个仰面朝天,为此她没少哭鼻子。有一次我上厕所,就听见后面哒哒的声音不对,回头一看那只羊正冲我快速撞过来,我转过身憋足力气,用穿着的翻毛皮鞋狠狠地踹了它一脚,如果事先没有准备非得把我顶倒不可,我俩对峙了一会它见占不到便宜才扭头走了。

转眼到了71年的9月。这一天指导员把我找去,表扬了我一通,然后递给我一份中共预备党员登记表,说经连党支部研究决定,吸收你为中共预备党员。我当时很意外,因为我没有递交过入党申请书。我当时还很谦虚,说我自认为不够格,指导员说入党以后还可以继续努力吗,入党仅仅是开始,以后的路还很长。于是我认真地填写了申请登记表,连党支部于71年9月21日正式通过了我为中共预备党员。这对我今后的发展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