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赫庭琛的博客

 
 
 

日志

 
 

沙岗供应站的难忘记忆----繁重的体力劳动  

2011-04-03 11:10:30|  分类: 历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沙岗我们班的任务是小工,这是最苦最累的差事。

先说拉沙子。我们四个人负责装一辆汽车,仅用20分钟就装满,我们一上午连装带卸要跑四趟,那样的速度现在的人是无法想象的。沙子拉回后还要一锹一锹的过筛,仅沙子一项就要从我们手中经过至少四次以上。

其二是装砖卸砖。前一段时间在电视中看到唱春天里的“阳刚组合”现场表演双手可以夹起6块砖。我们当时可以不费力地夹起8-10块砖。装砖、卸砖比装卸沙子更累,搞不好还经常夹手或砸脚。干完活后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红色的砖沫子,和汗水搅在一起很难受。在砌墙时,还要把砖运到架子上,一步、二步直至几米高的五、六步架子。二步以上就得往上扔,发的手套根本不够用,半天不到手套就完蛋了。手与砖摩擦,手指肚的皮都磨光了,露出鲜红的嫩肉不停的往外渗血。

其三是和灰。和灰离不开搅拌。我们每个人手里拿着鉄锄使出全身的力气,我们就像机器一样,不停地干。前后左右挥动,把沙子、水泥、水搅拌均匀。半年的时间,几把方形锄头就变成了圆形锄头,并且磨短了几公分。

和灰离不开水。那时没有自来水,都是人工用压水机提水。开始用水桶挑,每个人挑四个水桶,否则根本供不上使用。后来做了一个水箱架在高处,压水机安在水箱上的平台上,每个人轮流压水。平台上没有一点遮拦,火热的太阳照在上面,人在上面就像在烤箱中,一刻不停的压水也供不上使用。在一次压水时,由于长时间暴晒,弓着腰像机器一样不停的压水,头晕了突然一下,牙就磕在了压水机得弯把上,把右侧门牙磕掉了一半。当时我觉得天旋地转疼得差点从架子上掉下去,碎牙掉在了嘴里和平台上。只这一小会时间的停顿,下面就喊上了快压呀,我也没之声,继续埋头压水。此后,我的牙疼了好长一段时间,到现在只要一遇冷热或酸甜牙就疼,现在这颗牙是黑色的,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我们不但要和灰,还要把和好的灰运到架子上的灰槽里,完全是人力提升,根本没有提升机械。

其四我们还要负责搭脚手架。搭架子用地是松木杆子,上面有很多很细的毛刺。每次搭架子,手上都要扎上很多毛刺,毛刺很小,用手无法拨出,但扎在肉里很疼很难受。

以上所有的活都是我们班九个人负责,但班里有三个不能吃苦和体力不支的半残废人,连半个人也顶不上。这就进一步增加了其他人的劳动强度和体力消耗。当时干活的主力是李永飞、郑定夫、李勇等舟山知青非常能干(李勇后来当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副部长,这也是值班二连的骄傲了)。特别是李永飞,小小的个子,白白净净地,暴脾气不怕吃苦很能干,是班里的主力、我得力的干将。

在沙岗的半年,我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肌肉发达,身体健壮。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从事的最为繁重的体力劳动,在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中,练就了自己钢铁般的意志与耐力,为自己今后的生活与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