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赫庭琛的博客

 
 
 

日志

 
 

开发黑大林子那些事儿  

2011-04-06 19:32:37|  分类: 历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岗的惬意时光显得格外快。在工程即将竣工交付时,连里风传值班二连将去黑大林子建新点。当时我心里就想千万别让我们打前站,可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记不得是七零年几月几号了,连里决定还是我们三排打头阵,先去黑大林子建点。

我们打起背包、拆了帐篷告别了已经习惯并建立了感情的沙岗工作与生活。汽车载着我们开到黑大林子的沼泽地边上便无法继续前行。在那里已经事先安排好了接我们的链轨式拖拉机,后边还拖着一个大木爬犁。拖拉机在满是泥水的沼泽地里行进,泥水已经完全淹没了拖拉机的链轨板,只露出了驾驶室。我们一行坐在漂浮着的木爬犁上,就像坐在船上的感觉。

应该说大草甸子是很美丽的,各种好看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一望无际未曾开发的处女地在远处与天际线相连,看不到尽头。拖拉机在一个高坡前面停下了,看到先我们而到得炊事班的人在那里等我们,坡前面有一个推土机拱的坑,里面有一坑浑浊的死水,那便是我们吃用的水井。

天已经晚了,大家七手八脚赶紧把帐篷和床铺支上,就正式在黑大林子安了家。因为要抢在上冻前盖好房子,第二天我们就开始用自制的砖坯模子拖砖坯,由于人工拖砖坯压力不够,砖坯的质量不是很好,密实程度和重量都比不上机制砖坯。

砖坯拖好后,我们开始从周边的高地割荆条,一方面扎成把子用于屋子的穹顶,另一方面作为木柴用于烧砖。当时规定每个人每天割荆条的任务好像是150斤。开始还好,离连队驻地较近。但活是越干越远,附近的荆条割没了,必须走得很远才能完成任务。荆条割好后,如何把它背到背上既是力气活,也是巧劲。因为每个人的距离都拉得很远,不可能指望别人帮你背上去。后来大家总结出背荆条办法,荆条捆好后,人仰面朝天躺在荆条捆上先把俩支胳膊伸进背包带,然后运足力气猛地向前弓腰从仰面朝天状态变成四肢爬在地上,这一步成功了,就可以站起来往回走。如果不成功,就无法背回去。由于越走越远,经常辨不清方向,也看不到连队小土包的轮廓,经常迷路。有一次天已经很黑了,仍然有人没回来,连长让人站在高处挑着马灯,并不时的打枪引导才把人找回。

由于大家从来没有烧过砖,烧出的砖是土黄色的不但很难看,而且就像糠萝卜一样易碎,但那也比土坯要好,起码不怕下雨侵泡。

当我们忙于做盖房准备的时候,拖拉机则开始昼夜不停地在这片自古以来就从来没有被开垦过的土地上往复耕作。这片土地千百年来表面形成了一层厚厚的草根和腐植物质像海绵一样,阻止了地表水向下渗透而形成了沼泽。土地深翻后,黑油油的土地就像一条条乌龙伸向遥远的天边,地表水可以向下渗透了。第一次播种是每个人背一包黄豆,只要扔到地里就行,没行没垄。当时我想这哪叫种地呀。但是到了秋天,黄豆和杂草密密麻麻的长成一人多高密不透风,黄豆角又大又好,联合收割机连草带豆一块收割,到场院一扬场黄豆和草籽就分开了。记得当年我们收获了有三、四百吨黄豆。

我们终于在上冻的时候住进了新宿舍,并抢建了饭堂,而且还抢修了几公里的道路路基,使得汽车能勉强开进来为我们运送物资。记得路没修好时我们到几公里外的沼泽地边去背水泥,每人背一袋,中途不能休息,因为水泥一沾水就完蛋了,那次真的是把我们害苦了。

连队初具规模后有测绘人员到我们这测绘地图,问我们这里叫什么地名。大家开玩笑,有的说叫三间房吧,有的说叫红林吧,还有的说就叫值班二连。当时我想,这块地方从来没有人烟,我们是第一批来到这的人类,将来地图上标的名字也是我们自己起的多有意义呀。

总之在七零年底,我们初步完成了值班二连的营建任务,使值班二连有了自己真正意义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