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赫庭琛的博客

 
 
 

日志

 
 

小城印象  

2014-09-09 13:2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工作需要,我从北京来到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元宝山区政府所在地平庄镇工作了六年多。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利用闲暇之余开始学习摄影,通过摄影提高了自己的审美情趣,提高了自己的生活质量,并丰富了自己现在的退休生活。下面就自己在内蒙几年拍的各种题材照片和感悟写出,供大家分享。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平庄全景图

来到平庄不得不提平庄矿务局,其始创于1959年的平庄矿务局,曾隶属于原煤炭部、原东煤公司、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等。按过去计划经济时代也是个局级大单位,管辖着元宝山露天矿、西露天矿、古山矿、六家矿、风水沟矿、老公营子矿、红庙矿等9个生产矿,现有经济可采储量7.8亿吨;以及水电热力公司、铁路运输部、救护大队、技工学校、通讯电脑部等多个生产服务单位。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火车拉着刚从露天煤矿挖出的煤

之所以提到平庄矿务局是因为他目前仍然在使用的蒸汽机车与我有着不解之缘。
我从小生活在铁路边上,离我家最近的铁轨仅有3、4米远。我家后面就是自清末修建的北京永定门火车站,在清末民初、日伪时期、民国期间以及解放后的最初几年,那是北京的主要车站。我家的门牌号就是北京大火车站19号,因此来到平庄听到蒸汽机车呜呜的汽笛声、呼呼地排气声和吭哧吭哧的气缸运动声,使我产生一种天然地亲切感。无论到了哪里,只要听到火车的各种声音,就有了到家的感觉,在几十年前上山下乡的日子如此,在近几年常驻平庄的日子仍然如此。不仅仅是这些,它还让我唤醒了内心深处的、美好的童年记忆。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可以说小时候是火车声伴我入睡并像早晨的闹钟一样叫醒我,对每天隆隆驶过的火车,我可以用耳朵分辨出是客车还是货车,是空载还是重载。久而久之使我们这些当年的小孩对铁路的知识了解不少。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驾驶室的工作场景

火车司机一般是三个人一班,一个正司机、一个副司机、一个司炉工。通常人们把正司机称之为“大车”,副司机称为二车。司机的绝活就是不管拉着载重多少吨的一列车,启动时应该稳稳当当,不知不觉中缓慢启动。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火车在编组后先向后撞一下,使每节车厢的挂钩都抻开,都挂着劲。当载重过大时,因铁轨与火车轮子都是钢铁的,为了防止打滑空转火车轮子前面有一个管子,慢慢往铁轨上撒砂子,经过沉重的轮子碾压变成了很细的粉末起到防滑作用。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司机在保养车辆

因为一列火车有五、六十节车厢,每节车厢到达的地点不同,在出发前先要编组,把距离最近的车厢放在最后,最远的放在最前面。列车编组时由调车员在前后指挥,并负责扳道岔以改变轨道,白天他们手里拿着红黄绿三色旗、嘴里吹着哨子指挥,通常他们站在火车的外挂爬梯上,一只手抓住爬梯,另一只手拿着信号旗晃动。当快到要拖挂的车厢时,他们变成一只脚站在爬梯上,另一只脚悬空,整个身体像一个大字型,很是潇洒。不等火车停下便跳下火车,身体后坐重心下蹲紧跑几步,卸掉惯性。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司机在取水样进行化验

火车车厢之间有一个大铁钩子,前部弯钩部分可以活动,在挂钩前先将前部钩子扳到打开状态,两个车厢一撞钩子便紧紧的握在一起,此外车厢之间还有管道联通压缩空气,用于制动。机车没有任务时,司机都拿个小锤子这敲敲、那看看,凭声音听机车的状态是否完好。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机车在加水


那时火车烧的煤都靠人力抬上机车后部的煤水箱,上煤用一个木制的大平台,一边有坡道供人抬煤上下。两个人抬一个大筐子从地上往平台上运送,然后再从平台倒到火车上。每当机车卸炉灰时,附近的居民便手里拿着小耙子,蜂拥而上捡拾没有烧尽的煤或焦炭,用于家里取暖和做饭。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火车在卸煤

那时我们上学也要沿着铁路走,经常比赛谁能在铁轨上走得远不掉下来。有时看到有尾车(货车车长呆的地方,里面有条椅、煤炉、报警装置等)停在备用道上,我们几个人便推着跑起来,然后上车利用惯性乘上一段。更有甚者,学习铁道游击队练扒火车,挨摔是免不了的,还有人上去后火车太快不敢下来,便被拉到下一站。

那时火车什么都拉,有粮食、水果、蔬菜和各种货物。夏天西瓜最多,往往成为我们解馋目标。因附近的粮库、储煤场、木材场、物资仓库等都在附近,铁路专线往往横在了人行道上。经常因为列车停在那里阻碍了行人的通过,人们往往被迫拖着自行车或抱着小孩从火车底下钻过去,现在想起来很是后怕。

小城印象 - 荒友 - 赫庭琛的博客
 蜿蜒的铁路大动脉已经很少见到蒸汽机车了

火车、确切地说蒸汽机车,给我儿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平庄保留的蒸汽机车,也保留了我儿时美好而深刻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